我的第一个女人---“小亲妈”
记得那是1995年的春天,我正在上高三。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刚到家门口就碰到大哥出门送人,一男一女,男的有四十开外、黑黑的、不起眼、一般人。女的长白白的、嫩嫩的、有点像「汉武大帝电影里的平阳公主——胡可」、尤其嘴、鼻子、眼睛、脸型最像、美极了、身材修长、肤色嫩白、两乳肥美挺拔、屁股硕大翘翘的、最美的还是那两只小脚丫、美的无法形容!总之美人一个!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三四岁。

  我叫了一声:「大哥。」

  大哥哦了一声、说:「小弟来认识一下,这是李大哥、这是李大嫂。」「李大哥、李大嫂。」「这是我家小弟,中学生今年该高考了。雨声、快去吃饭吧、爸妈等着你呢。」「大哥大嫂常来玩,再见。」

  这就是我和她的第一面。

  第二天中午回家,刚到胡同口,就看到我家门前停着一辆搬家公司的货车,有四五个人忙忙碌碌的往院里搬东西。进了院子我就看到了她,她头戴着纱巾,身上系着围裙,正指挥着工人往我家里院的外院的两间南房里搬行李。她看到我嫣然一笑,两个小酒窝是那样的迷人,真是千金一笑啊。太美了,我慌乱的不知所措,叫了一声:「大嫂。」就赶紧回里院了。

  进了屋,爸妈正在饭桌旁等我。

  「快吃饭吧,吃完饭回你屋别出来,院子里乱,下午你还要上学那。」「妈、这是怎么回事?」「吃你的,没你事。」妈噎了我一句。

  后来我慢慢的才知道,李哥是大哥公司的司机,李嫂刚从外地塘沽来找李哥,没有地方住,所以大哥看他们挺老实的,又在同一个单位,就争得爸妈的同意,把外院买的两间南房子先借给他们暂时救个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顺便说一下,我们家这套院子前后三个院子,外院、里院(前院)、后院。

  文革后才给退回来。大小房子有二十多间,我住西厢房,大哥以前住东厢房,大哥自己分了房就不住了,说白了是怕我爸妈的严格管理。上房三间,是爸的书房和会客室,西耳房是厨房,紧挨着我的房子。东耳房放着杂物,从耳房边有路去后院。爸妈住后院上房,东西厢房以前是大姐二姐她们住的。外院一间门道,两间南房是以前做饭的厨子王叔他们住的,现在空着。紧西边是厕所。靠里院西房山墙有一间小房是个小厨房。这所宅子是我家祖上留下来的。

  说了这么半天还没有进入主题,抱歉抱歉。

  记得那是李哥他们搬来的第二年1996年,(因为李哥分不到也买不起房子,加上我妈跟李嫂的关系特别好,再说外院就李哥两口子再没第三个人,所以他们就一直再也没搬走。)我刚上大一。有时住校有事回来,居无定所。爸妈这时对我的控制已经松多了也就宠爱多多了,尤其老爸有时还时时在妈面前袒护我。当然。我和李嫂——王桂英已经很熟了,我早就不叫她李嫂了,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叫她英姐了。

  那一天是周末,中午饭没吃我就坐公交车往家赶,天气热极了,坐车的人多极了,人挨人、人挤人的。刚到车站一眼就看到了她,虽然她已经30有2了,可是她一年多在北京早已陶冶成完完全全的一个北京人了。看上去就像二十四、五。穿着一件浅豆绿的上衣,下身是深豆青的短裙,薄如蝉翼的肉色长丝袜,浅绿色细带儿的高跟凉鞋,背着一个麻布的小挎包儿,打着一把小旱伞。小脸蛋粉嫩粉嫩的。两只小脚丫白皙、小巧,十趾玲珑剔透,多一点嫌肥,少一点嫌瘦,时尚珍品。看得我都傻了。

  「小弟……小弟……小弟。」

  「嗨!」

  「怎么啦?」

  「啊!」

  「哦、我……我你……你……英姐你……啊你好。」「什么我好呀?」「小弟你中暑了吧?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刚下学吧?这么热的天、真是的,快过来。」她把我拉到了她的阳伞下,掏出手绢给我擦头上的汗。

  一股清香加上女人的汗香肉香重重的闯入了我的全身,这时我才醒过来,「英姐,你也坐车啊?」「你糊涂了吧?什么你也坐车呀?」

  我一时的尴尬不知如何回答她。

  这时车来了。人群同时拥向车门,英姐收起阳伞,她在前我在后跟着人流挤上了公交车。人挨着人、人挨着人=还是人挨着人。我和英姐面对面的站着,身体被人挤得紧紧的贴在一起,脸对着脸,她呼出的气息和我的气息交织着,她身上香水的香气和肉的香气强烈的碰撞着我,我无法抗拒的享受着,享受着、享受着、享受着。

  「小弟、你不舒服吗?」

  「小弟!」她趴在我的耳边大声的叫了我一声。

  「啊」

  「姐……怎么啦?」

  「你叫我?」

  「是我叫你,你不舒服吗?」

  「我、啊、我……」我真的不舒服了!我的小弟弟这时早已把裤子高高的支起来了,而且我和英姐贴的这么紧,可恶肉棒肯定早就顶住英姐的身体了啊。我下意识的用右手去摸下身,这时却碰到了英姐的手。

  「坏小子,你在搞什么地下活动?」英姐小声的问我。

  「姐,我没有啊。」

  「再不承认!」这时她的手在轻轻的碰了我的小弟弟一下。而我的肉棒更加坚硬挺拔了。

  「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对她辩解着。

  她对着我的嘴轻轻的呸了一声,我完全的被她的香气呸垮了,她悄悄的说:

  「还敢抵赖,这样直挺挺的捣我。还不承认。就这么支着?我看你下了车怎么办?」「姐姐,你救救我好吗?」

  「我才不管你呢!」她的手还在轻轻的碰着我的小弟弟,我抓着她的手用恳求的眼光看着她。

  「先饶了你这次,看你还敢犯坏不?」下车之前她把挎包给了我,「好好挡着,小坏蛋!」她一直在抿着嘴偷偷的笑着。

  我跟在她的身后下了车,往我们家走去。

  刚进大门,她就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笑得死去活来。我挺着小弟弟站在她脸前面,真的羞死我了。

  她突然停止了笑,「小弟你长大了,别不好意思,这很正常。英姐不怪你,也不笑你。你的这个样子证明姐还不老。对吗?」「是是是,英姐你一点也不老,你美极了。」「少拍马屁,姐是老太婆了,对吗?」

  「姐你真的不老,我……我……我……我就喜欢你!」我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快别说了,姐知道你没说谎。天热,快回屋洗洗去,姐回屋了。」说完她站起身就回自己屋了。

  我挺着坚硬的肉棒用英姐的挎包档着回了屋。到了屋我坐在沙发上,肉棒还是挺挺屹立着。我在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和英姐的每一句话。鸡鸡涨的我难受的要命,我真不知道如何解除他的痛苦。越想英姐鸡鸡就越硬。

  「老二、老二、是你回来了吗?」

  「妈……是我回来了。」

  「吃饭了吗?」

  「妈……我吃过了。」我吃什么了?肉棒这个样子,我再饿也没法出门呀。

  「二弟在屋呢吗?」英嫂大声的问着。(真能装)「啊、刚回来,您有事吗?」(跟着装)「啊,我有点事问问你呀。」

  「您进来吧。」

  英姐掀帘子进来了。她换了一身粉色的休闲的短睡裙,两只丰满的乳房挺橛撅的马上就要从衣服里蹦出来了。看得出她戴胸罩,乳头挺挺的。跟我的鸡鸡一样顶的睡裙,支着双顶的天棚。睡裙太薄啦,T字内裤的黑色细带一清二楚。挡在三叉的镂空小口罩还没有她的手掌大。白白的屁股浑圆浑圆的向上撅着。白嫩嫩的小脚丫穿着一双浅粉色的中跟凉拖。玲珑剔透的十个小脚趾,修长娇嫩,趾甲没涂冠油却个个光彩照人。粉扑扑的脸,亮晶晶双瞙。 妈呀!真是天仙下凡了。本来肉棒就立正着呢,现在可好,挺得肉皮马上就要破裂啦!

  英姐手里端着一碗凉面,还拿着一条黄瓜,「快吃吧小坏蛋。吃饱了好欺负我啊。」「姐、我、我……」

  「扑哧……我的傻弟弟,你还立正哪?都赖我不好!」「不!不!不赖姐姐。是我没出息。姐姐不要笑话我。」「好啦,快吃吧。不打扰你啦。我走啦,吃完了把碗给我送去。」说完英姐轻飘飘的飘走了。

  我的亲妈呀,你太残忍啦!你来去不定的——折磨我啊!

  (二)

  这哪是人呀。这不是活活的要我命的狐狸精吗?一大碗凉面怎么吃完的?什么滋味?糊里糊涂。心里一直在想着刚刚离去的英姐的俏丽的身影。我的肉棒坚挺如铁,难受的我只好心里想着英姐,手却使劲的抓弄着鸡鸡,手淫了半天才喷了。但是浑身还是不舒服!从来没过的不舒服。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只有一个人……英姐。英姐占据了我的整个心。

  我昏昏的睡去,昏昏的梦见英姐,又昏昏的醒来。哦。电话把我吵醒了。是同学约我有事。一看表已经五点多了,赶紧擦了把脸。拿上没洗刷的碗和英姐的挎包出了门,到了外院英姐门口。

  「英姐、英姐、在屋吗?」

  「英姐、英姐!」

  「叫魂呐,进来吧。」

  我一掀帘子进到屋里,就看见英姐在沙发上侧躺着身子,两只小脚Y翘在茶几上。右手支在沙发扶手上托着脸,眯着双眼看着我。短裙下微微张开的双腿深处向我散发着无穷的引力。

  「坏蛋、看什么呢?小色狼!」

  「我没看什么,我给你送碗和包来了。」

  「放那吧,坐那吧。」

  「不啦,我有事,我先走啦。」

  「你干吗去呀?」

  「我同学约我有事,我出去一下。」

  「男同学女同学?」

  「男同学。」

  「你不骗我?」

  「没骗你。」

  「真的?」

  「毛主席保证。」

  「好啦,我信你。你早点回来,你李哥去山西了,要七、八天才回来呢。

  嗨、跟你说这干嘛。快去吧,早点回来!」说着话两眼含着深深地不舍之意!

  我转身要走。

  「慢着,把挎包带着。」说完这话她乐的浑身直颤。

  「拿包干嘛?」我看着她那美丽无双的妖娆娇雉的样子,真的舍不得离开她!

  「拿……着……好挡……挡着……小……坏蛋点?!」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两步就走到她身边。捧着她的脸,我的脸对着她的脸不到两寸,看着她的媚眼。「你再说一句。」「挡着鸡鸡点。挡着鸡鸡点!」「我让你说。」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她用两臂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我双手紧紧的托着她的头。我们的嘴与嘴紧紧的相互吸吮着。她把她的小香舌吐进我的嘴里,来回来去的搅动着。我嘬着吃着,她又跑了。

  我们俩互相嘬吃着、使劲的恐怕对方跑掉似的撕咬着。我贪婪的吃着她的口水,从来没有尝到过的,咸香甜润的美妇的口水。这时鸡鸡也不甘寂寞,硬挺挺的提醒我,他已经准备好了。

  她一只手继续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开始在我的下身摸索着,哦、她捏住了我的鸡鸡。我喘这粗气,我浑身打着冷颤。我猛的挣脱她,我受不了了。

  「姐……我……我……还有事……我先去了。」「早点回来啊!」「知道啦!」

  我挺着鸡鸡跑回自己屋里。妈呀!我是怎么了?我为什么打颤?我不应该这样!不!不怨我!她太美了!我抗拒不了她的魅力!她太美了!我该怎么办?鸡鸡还在烦我。这时电话又响了,铃声救了我,我挺着慢慢稍息的鸡鸡出了门。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

  「开门!开门!」

  「啪」「啪」「啪」

  「开门呀!」

  这时门里传来「嘚……哒……嘚……哒……」的声音。

  「来啦!别叫啦!几点啦?还知道回来呀?」

  是她……英姐。也是,爸妈在紧里边住着当然听不到我敲门啦。外院只有她一个人,不是她才怪呢。门开了,一股香气扑面而来,一个白白的修长的身影闯入了我的眼睛。我跨进门刚要说话,她已经转身走了。

  我回身关上门,再转身时就看见白白的身影突然一闪,「啊!」她蹲在了地上。

  我三步两步跑上前去抱住了她,「怎么啦?」

  「没事,脚崴了一下。」

  「我看看。」

  「没事,甭看。」

  「好好走吗、你跑什么?」

  「人家没穿衣服吗!」

  「没穿衣服也不用跑吗!把脚崴坏了怎么办?」「坏就坏,关你屁事?」这时我才仔细的看到,她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T子小内裤。连胸罩都没戴。

  两只嫩白的美乳肆无忌惮的骄傲的挺立着。

  「姐……咱们……先回屋……吧……别人……别人……看见怎办!」「看就看吧,怕什么怕?都赖你。」「小点声,姑奶奶。」

  「就大声、就大声。」

  「好好好,就大声。」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劲,我一下子把她光光滑滑的身子抱了起来,向她屋子走去。

  这时她也不挣竟了,两只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脸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我真怕爸妈他们看见啊。进了她的屋子,我把她放在了沙发上。让她平躺好。可是她搂着我的脖子不松手,她闭着双眼微张着小嘴、等着我……等着我的嘴。我又开始浑身颤抖,发热。我也控制不住了。我也搂着她的身子,把嘴紧紧的和她的嘴吸合在了一起。

  我们俩忘情的吻着、嘬着、吃着、我的舌头与她的小香舌互相缠绞着,互相顶送着,相互吸吮着,像下午一样,我吸吃着她的口水。疯狂的、毫不知足的狠狠的嘬、吸、吃着她的香甜的甘露般的香液!她在我的狂吻中不停的「哦……嗯……哦……嗯……哦……嗯……」的吭着。

  这时她松开了两只手臂,快速的把我的皮带松开,把我的裤子和内裤一下子都扒了下来,「小坏蛋儿,人不大鸡鸡怎么这么大呀?我可受不了!」嘴上说受不了,可是双手却紧紧的攥着我的早就坚硬挺拔的鸡鸡,不停的套着、揉搓着。

  (说实话我的鸡鸡立岗时足足有18公分长,粗细比小孩子胳臂还粗。)我也腾出一只手来,开始大胆的在她的娇嫩肥硕的弹性十足的乳房上揉来揉去。她一直也没有停止哼哼。我的颤抖还没有消失,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鸡鸡在她的爱抚中无比的坚硬,我更难受了!

  我们俩吻着、互相爱抚着一个小时都多了,她首先放开了我,「坏蛋!……你坏死了!……我的嘴都让你嘬木啦!你真坏死啦!」我听着她娇声爹气的话,我浑身的血都要爆了。我直起腰来,看着她,欣赏着她!

  躺在我面前的她,全身上下嫩白如玉、嫩嫩的双臂如同刚刚出水的莲藕、纤纤十指如葱,两个丰满肥硕的乳房在胸前骄傲的、不知害羞的、又不遮掩的、不讲理的耸立着。已经湿了的小小的细带T字内裤,还不如她的手掌大。露这两个雪白雪白大屁股蛋,高高的阴阜多一半在内裤外散发着香气,好多阴毛从裤边露出,骄傲的向我示威着。

  她用手挡着眼睛不看我,我看着她美丽的身影愣愣的不知干什么。她太美了!

  「傻子。还没看够吗?以后看的时候多了!人家的脚还疼着呢,你也不管啦?」我醒过神来坐到了她的脚边,「哪只脚?」

  「就这只。」她把左脚抬起来给我。

  我把她的拖鞋脱掉,看着这只洁白如玉、细嫩似脂、玲珑剔透、香气四溢的娇小脚。真不知怎么办了。

  「坏蛋!别看啦好吗?快给我揉脚呀!你以后肯定就烦的不看人家了!」我看着小丫丫。轻轻的揉着小丫丫。我已经顾不上了,我轻轻把嘴放到了她的丫丫上。

  「别别。丫丫脏。」

  「不脏,!」我把她的脚趾放进了我的嘴里,从大脚趾到小脚趾一一的进行吃……嘬……吸……吮!吃完脚趾又吃脚心……吃脚背……吃脚后跟……返回头又吃脚趾!她不停的扭着身子,不停的在哼哼!

  「还疼吗?」

  「根本就不疼!」

  「你?」

  「谁让你这么晚才回来呀?这就是对你的惩罚!」她笑的那样甜、那样娇!

  那样的柔!

  我用手指轻轻的挠她的脚心。

  「你坏!人家不和你好了。」

  「不和我好?你和谁好?」

  「我和不害羞的鸡鸡好!你怎着吧?」

  「我叫你怎么着!」说着我就不停的挠她的脚心。

  她大声的哼着两只小脚丫不停的踹着全身都在扭动,天呐,小小的T字小内裤掉了。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她,实实在在的、毫无保留的都展示给我了。我放下她的小脚丫。轻轻的跪在她身边,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开始吻她的嘴、吻她的脖子、吻她的眼睛、吻她的耳朵、慢慢的往下,吻她的乳头、乳房、吻她平滑的肚子、肚脐、吻她的阴阜,舔吃着她的长短迷人的、疏密有序的、软软的弯曲曲的阴毛。

  我轻轻的把她的一条腿抬起来,她也顺从的顺着我的劲儿高高的把她的右腿抬起并且两腿分得开开的。我看到了什么?馋人的阴毛下边、大阴唇恭托着两片深色的像牡丹花瓣一样的阴唇,三四公分长、五六公分宽、薄厚诱人、舒皱自然、湿湿的带着十足的娇气。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一头扎在了她的美人蕉中。把两片阴唇美美的吸食在嘴里。她不停的扭动着屁股、不停的哼哼着。我两手拖着她的屁股、嘴嘬着她的阴唇吸食着她蜜穴里流出的淫水、一股一股的、潺潺不断。

  「坏蛋……坏蛋……我……我……受不……了……了,坏……坏……蛋……我……要……我……受……我……要……」我吃着阴唇喝着淫水,时不时的把舌头从阴唇中间插进她的蜜穴里。

  「我要……我……要!坏蛋……我……要鸡……鸡……巴我……要……鸡巴……快……快给……给……我!」她说着不成句的话。

  我知道她已经兴奋的受不了了,我站起来,把鸡鸡给她,跟她来了一个69式,她双手拽着鸡鸡就吞进了嘴里。

  她嘬吃着我的鸡鸡,我继续嘬吃着她的阴唇,舌插着美穴。她进进出出的嘬吃着鸡鸡发出卟哧卟哧的声音,我也不示弱,把她的阴唇嘬的长长的,把屄屄嘬的吧儿、吧儿的。

  「哦……哦……姐……别……别……嘬……嘬……了……我……要……要……射……要……射……了。」她停止了吃嘬,「坚持一下,来……快……这里。」她把我的鸡鸡吐出来,用手攥着引到她的美穴处,用鸡鸡蹭她的唇唇。

  「姐……我……要……我……要。」

  「进来吧!大鸡鸡!你别着急,进来先别动,慢点,你的鸡巴太大,姐姐我受不了。」她攥着鸡巴慢慢的分开阴唇放到屄屄的门口,我实在等不了了,挺着鸡巴就着她湿滑的淫水一下子就扎到了屄屄的最深处。

  「啊!……你……要死啊你?」她双手死死的攥着我的两臂。「坏蛋……你想要我的命啊?你的鸡巴这么粗大,这么长我受得了吗?妈呀……胀死我啦,别动了小祖宗!别动!让我慢慢的试试他。」「姐……我……不是……故意的。」「没事,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大的鸡巴,老李的那玩意儿没你的一半儿大,也没这么粗。更没这么硬。你想把我弄死吗?」「姐、那我出来吧?」我故意的试探她。

  「别动!好不容易进来了,我要治治你这个坏蛋!」我的鸡巴在她的屄屄里深深地插着,她的屄屄一嘬一嘬的,使着劲的往里吸着鸡巴。

  「坏蛋,你慢慢的往外拔鸡巴。」

  我听她的话往外慢慢的拔鸡巴。

  「停!插进去!」

  我又把鸡巴往屄屄里插。

  「插到头!」

  我使劲的插到了头。

  「拔!」

  ……

  「插!」

  ……

  「再拔!」

  ……

  「再插!」

  我按着她的指令一插一拔的,出出进进的、深深浅浅的。

  「啊!……哦……嗯……啊……哦……哦……我……我……受……不了……受……不了了!坏……坏……坏……蛋……你肏……肏……肏死……我……了!

  鸡……鸡……巴……我的……好鸡……巴……肏……我死……了。」英姐已经瘫死过去了。她的屄屄里一股一股的往外喷淫水,鸡巴真是带水作业呀!我抽插了五十几下鸡巴就控制不住了,在她的屄屄的最深处狂喷不止。

  我趴在了美人的身上,真正的享受着美女的一切的赐予。我亲吻着英姐的甜甜蜜蜜的嘴,闻着她温馨的气息,手抚摸着她弹性的丰乳。我趴在她的身上睡着了。

  【完】